垂听祷告之神


◆ 萧孙逊慈


    感谢大家对外子萧湘的关怀及代祷,《溪水旁》编辑问及外子两年多来住院情况,说希望大家明白后,好更清楚地代祷,故我敢于老迈、昏庸、目花且忙乱中提笔简略报告。

    二零零四年三月初,一夜间外子忽觉全身无力,呼叫我们 (幼女阿乐与我们同住) 扶他上楼,才上三级楼梯便几乎跌倒,我慌忙以腿托住,女儿急忙出门找了三位邻居来帮忙,扶他上床躺下后他们才离开。不一会儿,他却要滑下床去睡楼板,劝阻拖拉地纠缠,却仍被他滑下,但当他坐到楼板上,又立刻要我们扶他上床,我们费尽了力气才把他扶上床。翌日,他睡至中午恢复如常,仍要出门至夜晚才回家。月中外孙雲天行从英国医科毕业来多伦多东方医院实习,得知此事后,疑有中风迹象,即要求专科医生诊断并住进东方医院作详细检查。当时我马上打电话给黄智奇牧师请求代祷。隔天黄牧师早上便来载我同去东方医院探询外子,代祷后离去,我则留下陪外子作各项检查 。几天后,医生说查到外子有几处血管阻塞,最严重的是心房大动脉,必须在该处装两条弹簧,帮助血管扩张,定于两天后(四月二日)在Sunybrook 医院动手术,次日先移到该院准备一切。

    感谢神,这次手术安然渡过,此后几个月都平安无事,外子还是如常出入。

   七月十三日下午约五时我突然接到西乃山医院电话,获知外子跌伤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生命危急。我即叫女儿同往,只见他昏迷不醒,脑部严重受伤大量出血。换下的外套、鞋、袜、帽子上到处都是血,生命危在旦夕。我赶快通知儿女们前来相见,并不断求神憐悯、救治。医生说只能尽力而为,并立刻安排外子住到八楼的急救室。该处不准多人探视,每次只可两人前往,且须经过允许。我们在七楼一个专供病人家属等候处等待消息,直到凌晨二时许,才被女婿劝回家。翌日我前往探望,见他枕上仍有血渗出,床头一铁架上,横挂了八袋液体,一是血浆,其他都是药及营养液。因失血多,共输了六包血,后又加两包。他多数时间是昏迷,醒来就问这是何处?为何会在这里?他如何跌伤的?等等。医生说他脑中仍有瘀血塞住,故常会昏迷,有时有中风现象。我们都想知道外子跌伤的确切原因,于是医生决定在第四天做一个测试,以确知他是否因中风而导致脑出血。测试用具主要是两块大磁石,被测者则千万不能动,因为稍微动弹便有危险。故医生要我叮嘱他测试时一定不可动,并要我签字负责。可他当时仍有些模糊不清醒,我们除了重复提醒他,便只有求神怜悯。黄牧师于测试前又来到床前为他祷告。感谢神,让外子安全通过检查!结果显示他并非因中风而是意外跌伤。

    约十天外子渐癒,搬住普通病房,可以吃饭。但不久被较性急的护士喂饭时哽住,又几乎丧命。抢救后他不能吃饭,在胃部开了一小洞以输进营养及药物,当晚血糖降至一度,全身发抖,十分危急。幸亏有一位以前在中国是医生的护士,及时为他准备了多支葡萄糖浆,并电话通知医生,获准后立刻输入,才保住了生命,感谢神! 在该院住了二十八天后,外子转到了目前的博康医院(旧称河谷医院)。这期间每次外子有险情时,医生都劝我们放弃,因为他们认为就算保住性命,恐怕也只能像植物人一样,放弃吧! 但他们要我答复时,我都说:“生命是神所赐的,怎可放弃呀!”我只有交托神,他担当了我一切的愁劳、苦痛、危难。

  搬至博康医院已两年多了,这期间外子曾昏迷不省人事而被送到综合医院及圣马可医院急救过,救醒后住两三天再返回博康医院。回想初至博康医院时,主治医生发现外子右脚踝溃烂的情况,便摇头说外子的糖尿病已久,年事又高且卧病在床,不会痊愈,势必要将右脚锯掉。可怜外子右脚踝溃烂红肿疼痛,左肩也疼痛不能动,我们只有全然依靠神,不断祷告,小女儿天天不断地换洗伤口,过了几个月,伤口红肿渐消,溃烂也渐缩小,后竟成了约有鸡蛋平面大小不痛的黑硬疤痕。感谢神! 让我再次体验到神医治的大能。(几十年前我曾患伤寒——俗称肠热病,后又患腹膜炎,当时医生都以为我必死,但却好了。医生亲口说是我们祷告的神治好的。)现在他的手也不痛了,手脚都渐渐有力了,唯求神继续清除他脑里的瘀血,不再发生昏迷现象。

   自从外子住院、转院及遇到各种特殊情况,黄牧师都如神所差派前来帮助的天军般及时赶到,祷告、安慰、鼓励、劝勉。他还曾两次带领摩西团契到医院聚会,同守圣餐。也承蒙弟兄姐妹们的关怀,送花、送饼、送水果等,还有没来但常用爱心代祷的,拍照留念的……都求神记念。这一切真让我感到主里的温暖,享受到主里一家的喜乐。

    至此顺笔也提及神的另一美意,他让我看到儿女对父母的孝心,幼女阿乐每天下班后(星期六及星期日更早)都到医院服侍父亲,甚于一切护士及工作人员应做的工作。两年来,她天天无怨的辛苦工作,夜晚回家前都会在床前为父亲祷告。儿子住宾顿较远,每周来四次,探望父亲后接我们去买日需或同吃晚饭,使我也感到在困难中神籍着他们来抚慰我。

    感谢神,他借发生在我们生活中的一切事情让我们体会他的同在,他的爱和怜悯,使我们灵命长进。现在我常常这样祷告“亲爱的天父,求你医治我的身、心、灵,除去我的软弱;使我有力奔跑前面的路。也求你医治我丈夫及全家大小的身、心、灵,开我们的眼睛能真正认识你,能悔改、信靠、敬拜你。求你除去我们世俗的缠累,除去我们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以及今生的骄傲,叫我们常存喜乐、虔恭的心来亲近你,使我们有谦卑、温柔、良善、忍耐、节制,能彼此用爱心说诚实话,互相劝勉,安慰鼓励,洁净内心。使我们能成为真正的基督化家庭,感谢神!又求神赐福给凡为传福音而有所付出者及其家庭,带领他们荣神益人的事工。膏抹传福音者的口舌,使他们传讲出神的爱,神的真理,能带领多多人来归向你。也求你培养初信者,又坚定信徒的心志,能一生一世跟从主。敬求主复兴教会,使其发出真光来照耀黑暗之社会。更感动加拿大的执政者,敢于废除一切黑暗不良之律例,使加国成为圣洁、合神心意、蒙神赐恩福的国家,求神拯救加国,使我们及后代都能安居乐业。祈求全靠主耶稣的圣名,阿们。”

    感谢恩待我们的天父,时刻照顾并垂听我们的祷告!愿一切荣耀、尊贵、权能都归与我们圣洁的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