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生命探访

◆ 乔 安


    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很诧异地看到我过去的上司拄着一根拐杖,身体稍许前倾,似乎要把一些身体的重量靠在拐杖上。可他的脸上却带着我记忆中没有的淡定和泰然自若。我至少愣了几秒钟,才开口问候。

    记忆中的上司,是一位有魄力、干练果断的领导,说话、做事、连走路都带着坚决。他是一个相信靠自身的努力就能实现所有理想的人。作为行业中的名人,他确实是事业成功、家庭美满。象他这样刚过五十的年纪,正是应该好好享受事业丰收和家庭得意的时候,怎么却手拄拐杖,行动不便呢?

    汪太太早已忘记了当年在公司见过我的样子,她一再地想记起当时的我却不得其果,但这并没有使我们在谈话上显得陌生。大家坐下来开始聊的时候,我发觉她的声音极为清脆而且柔和从容,好象是被滤过的纯净水,轻缓沉稳地流出。

    从她的谈话中我才知道,他们两、三年前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边缘的挣扎。

    汪总在事业最鼎盛的时期,在一次外出公干期间,因为突发性的脑出血被送进了医院。由于种种原因病情不但没有得到妥善的医治,脑部还受到了感染。后经过汪太太多方努力,又转到另一家大医院重新诊治。这次医生决定必需做开颅手术。这时,他们在加拿大留学的女儿也匆匆赶回中国到医院里陪伴她的父母亲。汪总同行内一位朋友的母亲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她得知他们的情况后,就在家中不断地为他们祷告祈求,并且嘱咐汪太太一定不要忘记祷告仰望神,求神怜悯医治她的先生。神还另外差遣了一个热心的基督徒——汪太太的大学同学,也是多年的好友,借着回国的机会,特意飞到那城市去看望他们,并且陪她们母女一起在病床前祷告。这位好友回到多伦多后,又恳请她的教会不断地为远在中国的汪总一家代祷。 

    手术后,汪总仍然昏迷,在这期间,他见到了小时候最疼爱他的、已故的外婆,还有一些早已离世的亲人。他慢慢地和他们靠近,甚至想上前和他们说话……而此时,汪太太却被告知,她先生的瞳孔开始放大,手脚慢慢变凉。她和女儿不知所措,还好,难过、无助、流泪之时,她们没有忘了祈求上帝:“主啊……求你……”神怜悯人,在人能力的尽头,却是神作为的开端。神的能力在软弱但求告他的人身上成就了不可想象的事――汪总醒过来了。见到妻儿才得知,她们一直在为他祷告。“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宴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诗篇23:4-5)

    从医院回家后,汪总跟着太太走进了教会,这位一直只相信自己的刚强的人,把自己的灵魂归在了神的名下。不久,他的身体也逐渐恢复,而神还在继续怜悯他,使他除了手术后要靠拐杖行走外,还可以继续为自己的公司长时间地工作,甚至还能亲自上庭为客户的官司做辩护。

    女儿回加拿大后,她父亲蒙主恩典的经历也使她很快地接受基督耶稣做她生命的救主,并在她母亲好友的教会里受了洗。

    在他们结束加拿大的探访,要回中国之前,汪太太来电话向我告别。我对她说,她真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在先生遭遇病痛时,她内心一定承受了极大煎熬。那种感受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当先生渐渐恢复后,她不仅要继续大学里的教书职业,还要担任先生的司机、看护并照顾饮食起居。可她细说往事时,我注意到,在她的眼神里见不到丝毫的慌乱,那毫无埋怨、充满感恩的话语让人不能相信她的身心曾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风浪。她说,是神的眷顾和扶持,在她困难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帮她向神求恩惠,求怜悯,这样使得她能够有足够的力量来面对。她很感恩地说,神所赐的实在超乎人的想象,她的先生和女儿都因此相信了基督耶稣,这是她未曾料到的。

    放下电话,我想起四年前第一次回国,不知道应该送什么礼物给我过去的上司们,因为我很敬重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从他们身上学到的工作经验和为人处世之道,使我受益不浅。想到他们当中没有人真正认识基督耶稣爱世人的福音,所以我希望他们也能认识神。于是在教会里索要了几本《游子吟》,虽然心里是希望他们也能得到这上好的福份,但托人给他们送书时,却在怀疑,“可能他们不会接受的,因为他们都信自己,怎会信这个呢?”

    我没有想到的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他的爱是人所不能测度的。他用他的权柄和荣耀,让汪总经历了一次生命的更新,使他和他的家人因着神的能力得以信靠了上帝,认了天上永生的父亲。

    这是一次意外的生命探访!他们带来的信息,让正在经历信仰低谷的我再次看到神的大能力,使灵里虚弱的我感受到新的生命气息,就如在长久阴霾的天空里忽然照进了一束温暖的阳光,让人欣喜、感动!

   我想起了那些还未信耶稣的亲友们,此刻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想让他们明白神爱世人的心是如此的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