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永生

◆ 卢锦荣牧师


   说苑卷十八辩物中,曾记载孔子回答弟子子贡关于人死后有知无知的问题;孔子对此问题的答复是:“死徐自知之,未为晚也。”在论语中,也记载了弟子子路求教孔子死后的事,孔子的观点是:“未知生,焉知死?”(卷十一)孔子是一位人本主义者,他看重的是今生如何做人,至于死后如何,到时再来研究也不迟。只要今生专注于学做人便是了。人死后有灵魂与否,并不是今生的一个重要课题。他并不反对有鬼神的存在,他的态度是敬鬼神而远之,即只要以礼而待之、按礼而祭祀之便可以了,不用花时间去深究之。人生苦短,研究今生做人的学问才是最重要的。

  话说回来,既然人生在世只不过是可数的几十寒暑,我们都好像过客,知道这地上并不是永久停留的地方,有一天都要离开而行走那未可知的漫漫长路。两相比较,正好是今日可数,来日方长。既如此,人怎能不为那“来日”做准备呢?若不知死,怎能更好地过此生!因为,凡人做事,都因有前面的目标,才有方向;因可估量将来的结果,现在才能好好地对待和处理一切,校正要走的轨道去配合将来的目标。然而,关乎人生终极的探求,靠人自己的力量却是一筹莫展。对活着的人来说,那是一个不可知的、全然没有可靠数据的事。故此,若单靠人自己,只好采纳孔夫子式的死后知之、未为晚也的权宜之计。人只能无奈地面对终极。

  圣经的信息刚好填补了这一环的空缺。圣经告诉人,神不单“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中),他也将永生赐给了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的人。正如约翰一书所说:“……神赐给我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他儿子里面。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11-13)《传道书》的作者所说的“永生”是指“永远”、“永恒”,约翰所说的“永生”是指“永远的生命”。

  无论是“永恒”或是“永生”,都不能用时间概念去衡量和描述。因为永生若落在时间的界限中,便不再是永生了。关于这个问题,《传道书》和《约翰一书》中这两段经文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和研究的基点。
  《传道书》说神将永生放在人的心中,跟着又说:“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永恒这个观念,我们依稀都能领略,但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当人的思想进入永恒这一观念领域时,便好像进入一团迷糊中,怎样搞也搞不清,怎样理也理不直。因为永恒(永生、永远)是关乎神,是属乎他的领域;人存在于四度空间中实在无方法冲进那永恒的界限内。人无法参透神在永恒中的作为。佛界思想似乎也领略到这一点,认为人生是苦,苦即无常,缘聚则生,缘散则灭,没有永恒。

    永恒属乎神。而人神之间的阻隔,不单因生死,而是因罪之故。罪使人与神分开,死便临到众人,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上)死就是分离之意。人虽有永生之观念,但却无力支取永生,亦不能领略神的作为。如果不是神亲自来接触人,为人预备回归与他恢复关系的道路,人无论怎样努力,也是无济于事的。这就是约翰所说的:“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这里所说的生命就是永生。而耶稣自己也曾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从这一思路来看,“永生”也可以以“关系”来描述。永生是透过耶稣基督而得以与神复和的关系。没有耶稣基督,人神的关系存在于破裂和阻隔中;有了基督,才有人与神复和的关系,而这就是永生。故此,永生不是人死后才进入,永生作为与神复和的关系,在人信耶稣、接受他为救主时便有了。人若不接受基督,便与神无关,仍存在于永死中。为此,约翰肯定地说:“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13)

  有了永生的肯定,今生为人才有意义、方向和目的。而今生的努力才有盼望和指引,才能将生命的焦点从一己转移到神和他的旨意,并顾及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