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耶稣的经历


◆ 林豪杰


    我拿着诊断书,找到医院的一个角落,静静地坐在石椅上,满眼泪水,心里空荡荡的。我的精神开始崩溃,美好的生活正离我而去,死神又在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我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病来如山倒

    我今年36岁,出身在农村。在人生的道路上自己坚信的真理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只要自己勤奋,做事认真就一定能成功。在事业上,我也算一帆风顺,从未服过输。二零零四年五月的一天,一场大病向我袭来,经医生诊断,我患了鼻咽癌。我自认为是一个勤奋而心地善良的人,老天为什么要惩罚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不幸的事会偏偏落在我身上呢?我还年轻,我所追求的东西还没有得到,为什么让我经历如此的磨难?为什么要取走我的生命呢?人生的意义何在?我自以为是生活的强者,可是在死神面前我一筹莫展,这时才发现自己是那样软弱,那样无助。

    后来,我住进福州市肿瘤医院,在住院期间,因长期化疗,身体非常虚弱,口腔里面全部溃疡,无法进食。几天后胃开始疼痛,疼得让我坐卧不宁,甚至哭爹喊娘,用尽了各种办法,什么气功疗法,拜偶像,求观音菩萨,但一点儿用处也没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因病得宝 

    在我感到非常绝望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来,我擦干眼泪,拿起电话一看,是国际长途,我的外甥女从加拿大打过来的。她听到我的声音,感觉不对,问我怎么啦?我说现在胃痛得受不了,她开始传福音给我,在电话里还为我长时间的祷告,当时我心里想,一个人在东半球,一个人在西半球,这祷告传福音有用吗?上帝会听得到吗?后来才知道福音是不分国界的。在平常这样传福音给我,我根本听不进去,但是那天却很认真的听,听完她的祷告之后,奇妙的恩典就出现了,胃忽然不疼了,感谢主,刚才叫天天不应,接到一个祷告电话,老天就答应了,真的不打针,不吃药,祷告真有效。

    以前我哥哥常劝我去星期六晚上福州花巷教堂,说有青年聚会,有几千人,什么地位的人都有,你不要顾及面子,不管信不信这位主,你到里面感受一下。那天刚好是星期六,我就带太太一起去找花巷教堂。到了那里,我被里面的气氛所感动,有人为你让座,有人为你翻圣经与你同看……在这里我感受到温暖,看到了爱。听完讲道后,牧师问台下有哪位朋友愿意接受耶稣做自己的救主,当我听到后就毫不犹豫地走到台前,一阵热烈的掌声欢迎着我,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的人欢迎我,感到非常荣幸,谢谢主就这样拣选了我。

山重水尽疑无路

    在我治愈出院后的两三个月时,我去医院复查。鼻咽的肿瘤消失了,接着去做肝脏B超,可结果令我震惊,医生说我的肝脏黑点很多,怀疑是肿瘤或硬化。我听了十分害怕,就赶紧拿着报告单找我的主任医生,她看后也特别紧张,说:“怎么来的这么快呢?”我问医生怎么办,她说要马上动手术,我听了更加害怕。她为我联系好手术医生,并给我开了一张CT检查单,看看目前的发展程度,下个星期动手术时好用。

    我怀着绝望的心情回家,一路上看到一座座高楼大厦,繁华的商业街,魅力的城市,离我这么近却又那么远,我似乎已是一位即将离此而去的局外人,手中的B超单就象法院的判决书,在宣判我只能活三四个月了。过去我看过很多关于癌症的书,知道肝癌是癌中之王,一般查出来都是晚期,而且发展很快。当时满脑子都在想,我已似乎看到了生命的尽头,剩下的三四个月该怎么过,我才34岁就要面对死亡,我的孩子怎么办?我的家庭怎么办?对死亡的恐惧、不安与绝望,让我感到已被世界遗弃了。看到身边健康的人是那样快乐的活着,我好羡慕,甚至连路边的乞丐都让我羡慕,他们虽有残疾,但身体状况是好的。我也体会到为什么有些住院的病人要跳楼自杀。 

    我回到厂里那天,厂里特别忙,因为第二天急着出货。我看见许多工人在加班,本来我也想帮忙,可我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唉! 当人的生命快要结束时,哪还有心思去考虑事业呢。后来,我打电话跟我哥哥商量,告诉他B超结果和我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该怎么办?哥哥一直安慰我,他说只要有信心倚靠主,绝对没事的,这个病不是你说死就死,你要相信神会医治的,在神手中这个病就象感冒一样简单。他还给我讲了一个见证,有一位台湾牧师在年轻时患了癌症,医生为他动手术时,当打开身体后,又缝合了,因为医生说肿瘤扩散太多了,已无法手术。让他的家人准备后事吧。但感谢神医治了他,几十年过去了,现在他仍然到处讲道传福音做见证。我哥哥说:“他病到那种程度都活过来了,你还怕什么?”听了哥哥的一番话,我感到双腿有力了,精神也恢复了。医生说得对,癌症病人三分之一是被吓死的,而不是病死的。

柳岸花明又一春

    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吧。”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马太福音9:6-7)

    在等待CT报告单结果的那两三天里,全家人担心,害怕,度日如年。虽然也早晚祷告,但就是信心不足,不能完全信靠神。拿结果的那天,我们夫妻俩别提有多紧张,心一直嘭嘭跳。到了取片室,拿出CT片子一看,肝胆CT平扫未见异常。我们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我还特意又看了一下姓名栏,千真万确是我的名子。我当场就感动地在那里流泪祷告,感谢主! 感谢主拯救了我!

    当我高兴地拿着CT单子去见我的主任医生时,她看了却说不可能,并问我是否给拍片子的医生看过我的B超单子。我说没有,她说:“你赶紧带着B超单子去问一下拍片子的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找到那位医生问过他,他说我身体里面没事,我说那为什么B超显示得那么严重。也许医生那天比较忙,见我问得太多,就生气了,说:“我告诉你没事就是没事,诊断结果不是我一个人随便下的,是经过几位专家共同下的诊断。”我还不放心,又去读片室,刚好有几位专家在那里,他们重新看了我的CT片子,一致认为一切正常,让我放心吧!

    感谢主,有奇妙的恩典在我身上显现。一切荣耀归给主!

死荫的幽谷啊!你有多长?

    我多么希望时间就这样停住,场景就这样定格。然而二零零五年六月的炎热融化了我们短暂而又脆弱的静谧。去肿瘤医院复查,那个可怕的瘤子又长出来了,经医院切片检查确认为旧病复发。我拿着诊断书,找到医院的一个角落,静静地坐在石椅上,满眼泪水,心里空荡荡的。我的精神开始崩溃,美好的生活正离我而去,死神又在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我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好象撒但在旁边喊:5、4、3、2、1,绝望,绝望……

    我不得不重新面对病魔,再次住院接受治疗。因为是第二次放疗,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由于二程放疗是超剂量的,会出现很多后遗症,如:耳鸣,耳聋,复视,瞎眼,眼珠转不动,脖子变僵硬,骨头坏死等。经过一个多月的痛苦煎熬,放疗总算结束了,尽管顽固的肿瘤还有一些残留,但可以出院了,医生嘱咐我先回家调养,每月复查一次。开始几个月做病理切片检查都正常,我以为全好了,很高兴,可好景不长,就在离春节只有十几天时,复查结果显示肿瘤又发芽了。经几位专家会诊后,给我提出两个方案,一是后装放疗,二是去广州肿瘤医院手术切除。医生解释得很清楚,如选择后装放疗,剂量大,会出现很大的后遗症,人受不了,以后生活质量会大大降低;动手术有可能切除不干净,让我做出决定。最后我们夫妻俩没有寻求神的旨意,自己做出选择手术治疗。因马上就要过年了,广州暂时去不了,而复发的肿瘤发展速度非常快,我们特别焦急,可又没办法,只好等春节过后再去。 

与主同船

    “是我,不要怕。”门徒就欢喜接他上船,船立时到了他们所要去的地方。(约翰福音6:20-21)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我们到了广州肿瘤医院。在接受手术前,要先进行身体全面检查,共有几十个项目。本来就十分虚弱的我,经过一番折腾检查,精疲力尽。十几天过后,结果出来了,符合动手术要求。医生通知我:“明天早晨8点手术,今天把手术和麻醉签字的手续办一下,还有一张ECT ( 全身骨扫描 ) 下午3点半出结果后,交给我。”当我做好了一切术前准备后,我哥哥打来电话,问我现在心情怎么样,紧张不紧张?害不害怕?我说:“我一点儿也不紧张,不害怕。现在有神与我同在,我觉得这个病不在我身上,只是别人借我的身体做手术而已。”我的精神就这么放松,我已把一切重担完全交托给神了。

    在广州的两个礼拜,我的信心提高了很多。那天一到广州住下后,我们就去找离医院最近的教堂,有空就去那里与众多的弟兄姐妹敬拜神。有一次请牧师为我祷告,没想到这位牧师会说福州话,竟是我的老乡,他非常亲切,但那天他很忙,就叫一位同工带我们去他家里,特意让他妈妈为我祷告。她和我一起跪在神面前为我一一认罪,还给我讲了许多见证,基督徒在绝症面前是如何靠主,靠信心来医治。非常感谢主,在牧师家让我们学到了一门很深的信心功课。信心增强了,灵命也成长了,更认清了什么是罪,以前总认为自己遵纪守法,经常做好事,从不犯罪,为什么还说我有罪呢?后来我们经常读《荒漠甘泉》这本书,它给我信心和忍耐方面很大的帮助。面对手术,我们夫妻俩一点儿都不惧怕,仍有说有笑的,对主的信心真的使我们改变了很多。

   手术前的一切手续办好了,下午就去取ECT报告单,这张普通的报告单却改变了我的手术计划。医生告诉我:“你左肩膀有黑点,怀疑骨转移。”我问医生:“我左肩以前摔伤过,跟这有没有关系?”他说:“也许有关系,但目前无法为你动手术,如果真的发生骨转移,取上面鼻咽肿瘤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建议你还是先化疗吧。”没办法,我们只好带上行李回老家化疗了。 

    在福州肿瘤医院,我开始经历痛苦的化疗。其实化疗对面部的肿瘤效果不大,只是延长生命而已。医生告诉我这次有三个疗程,副作用很大,会出现恶心、呕吐、掉头发、血小板降低、白细胞减少等情况,让我做好心理准备。第一疗程因身体虚弱,副作用反应快,整天呕吐,不能吃东西,头晕脑胀,白细胞和血小板明显下降,我真支撑不住了,我想再这样下去,我的生命可能就到此为止了。那时我信心非常软弱,常做恶梦,好象魔鬼撒但一直在攻击我。我天天祷告,可好像主耶稣不理我,没有给我一点儿舒服的感觉。后来就跟主生气,埋怨,甚至祈求一死了之。在我难受时曾问:主啊,我知道你与我同在,就在我身边,也是我知心的朋友,为什么不来搭救我呢?难道就这样撇下我不管吗?我这几年在医院所受的苦与难,你是最清楚的。主啊,天家不是很美好,很自由,很快乐吗,求你早点儿把我接走吧,跟着你去享受天上的快乐吧! 后来,我有几天没有祷告,跟主生气。可神是那样爱我,没过几天,我感到好受多了。到后面两个疗程,就有经验了,所有的难受都在化疗后的头几天,过后就没事了。现在才知道主给我的重担不会超重,他在试练我的信心,他让我所受的苦,使我灵命得成长。感谢主,让我明白主的美意。

    到第二疗程之后,我整个人变了样儿,头发、眉毛都掉光了,一边眼皮也肿起来,脸色苍白,看起来吓人。我的活动空间因此受到了限制,因为社会上有人歧视我,我就只走教会,不走社会。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们,是那样关爱我,经常为我祷告,通过他们让我感受到主里的爱,感谢主!

信心之路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6-17)

    结束化疗后的几个月,我又去复查,发现鼻咽里的肿瘤没有缩小,反而长大了。医生专家告诉我,对于我的病已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放疗、化疗、手术都不行。如果再放疗,就算能把肿瘤消灭掉,但我的面部骨头可能会坏死,人会更难受,需要靠服用止痛药过日子。我问医生如果放弃治疗,我能活多久,医生根据经验,说如果肿瘤转移,就只有半年;如果不转移,可维持两年多。听了医生的话,我并不像过去那样在意了,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在主的掌权之下,主已多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我还有何惧怕。我准备放弃治疗,凭信心依赖主。我相信这位又真又活的主,会医治我,他是我的依靠,是我的盾牌,是我患难中的避难所,也是我随时的帮助。靠人是没有希望的,但是在主的手里却没有难成的事,尽管我被病魔四面围困,主却给了我一条通往新生的信心之路。

    记得前段时间跟主祷告,我说:主阿,你现在叫我天天跑医院,为什么不让我天天跑教堂呢?求主使用我吧!主听我的祷告后,真的让我的生活改变了,真让我能天天去教会,天天侍奉主,为主做工。我每天都非常开心地与弟兄姐妹一同敬拜主,感到非常喜乐。

    现在回想起来,是主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在我信主之前,我的头脑就像我的鼻咽肿瘤一样顽固,身边的人怎么传福音给我,我都听不进去,我自认为只有科学才可信,一切靠自己,靠自己的能力赚钱。没想到疾病使我放弃手中的事业,顺顺服服地来归向主,为主做工。现在从星期一到星期天都安排的满满的,不是聚会,就是看望病人。

    曾经有位朋友对我说,你这样做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找个轻松的事做。我说,以前那么好赚钱的事我都放弃了,现在主给我指路,我能不走吗?我跟他谈了许多主的话语,他又问我这样做神真的会医治你吗?我告诉他,信耶稣不单只是为了治病而信,也不是为了神迹奇事而信,是因为主能救赎我们,赐我们永生。

    以上是我的信主经历,我从不信到相信,从不顺服到顺服,从惧怕到不惧怕,感谢主!一路带领我。如今我信了主,蒙了恩,我愿把自己的余生全部献上,用来传扬主的福音,努力为主做工,见证上帝的爱,让更多的人得到他的祝福,活出上帝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