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 锐


    记得你走时,在我耳畔轻轻地说:“我们已有了婚约,等我……”从此,我的生命里就有了一份儿盼望,一个人的夜晚里添了一支红红的烛。

    相思,总如夕阳下山间萦绕着的暮霭,分不清哪是山岚、哪是炊烟;纷乱繁杂的思绪就象蜿蜒流淌的溪水,而你就是水中积淀的河石,虽百般冲蚀、磨砺反却更是圆润而清晰。

    记得撒玛利亚井边的邂逅。你那温良、洞穿心灵的目光、真挚的话语将我麻木将死的心嘭然唤醒,一切似梦似真。“不渴的水”——是你赐给了我最宝贵的信物。“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到永生”。我扔下空空的水罐,痴痴的听着,虽是疑惑却满了惊喜,感觉心灵深处那干涸、皱裂、饥渴没有生命的土壤正在被浇灌、滋润,我的生命里开始有了阳光、有百合花的绽放、甚至聆听到天使的吟唱。我知道你一定是传说中的“弥赛亚”?对!只能是你,我按捺不住喜悦,我要告诉满城的人来喝这水。

    终于明白你的话语就是不渴的水,你的身体就是溪水的源头。你来,就是要将这水流到每位信靠你的人心里,使他们得到美好生命的永恒,这难道不是最宝贵的信物吗?梦中,再也没有那可怕的四处寻找可吞噬人灵魂的狮子,再没有牢笼里的囚困与挣扎,而多了你那纯净温良的目光和你那溪水般沁人心灵的话语。

   夜是那么孤寂与漫长,对你的思念溶解在茫茫夜色中的最深处。凝视着镜中的我——自卑、丑陋与不贞洁,我知道与你在一起是那么的不相称,可我知道你会来,因为一个肯为我担当罪过、甚至为我舍去生命的人,是没有可怀疑的理由。

    敞开窗户,月色如银、微风如丝绸般的轻柔与质感。深深地吸吮着夜的味道,花的芬芳、稻草的恬淡、泥土的馥郁,直让人感到微醉。忽然一缕莫名而又熟悉的香气送入我的鼻孔,若隐若现、悠长而淡雅……。终于记起来了,那是你将要离开的时候,也是一个漫着花香的夜,我将珍藏许久的哪哒香膏抹在你的脚上,用我的秀发来擦试,从你身上发散的阵阵馨香向四周漫延起来,从小屋飘到村外,又飘向城镇,它就像在平静的潭水里荡起的片片涟漪,一层层、一片片的扩散、扩散,那香气飘过了整个耶路撒冷、又漫布了整个以色列、并涌向罗马、美洲、亚洲甚至传至地极……,那是属于你的馨香,那是属于你的国度。我惊喜地想,当再次闻到那份馨香的时候,你一定快来了。闭起眼睛,仔细地想你和我见面时的情景,你会是什么样子?可能是威严、目光如炬的王者,也可能是肃穆庄严的祭司……然而不变的永远是你的怜爱、公义、喜乐和平安。我庆幸认识了你,庆幸得着了你不渴的水,更庆幸能被你洗净污秽成为你所拣选的新妇,否则,当你再来的时候,你手中审判的剑会划出一道与你相隔万丈的鸿沟,那时,我将永远地被禁锢在火湖里饱受无尽的煎熬。

    夜更冷了,我拨一下灯芯、将衣衫裹得再紧些,告诉自己不要睡去,我要等着为你开门。盼望着永远与你,与你在那美丽的国度里欢畅的笑,无忧的生活,那时我会变得象雪一样纯净洁白。

  听,好象远处传来了脚步声,那么的熟悉,渐渐的近了,我的心怦怦地跳着,是你,一定是你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