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救我脱离灾难


◆ 恩生


    我出生在一个信主的家庭,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在教会学校里读书,参加周日的崇拜。我相信神是宇宙万物的主宰,耶稣基督是救世主,并且于一九四七年在沈阳大东关教堂由主仆王明道先生给我施了洗礼。在那纷乱的世代里,我的心灵有了寄托、依靠和永生的盼望。当时我正在沈阳医学院读书。由于内战,沈阳已是一座孤城。学校里学潮不断,我们一些信主的同学组织了基督青年团契,衷心地为中国实现仁爱和平的社会而祈祷。

    一九四八年底,沈阳解放了,学校被八路军的中国医科大学接管,我们被编入三十八期学员。他们是无神论者,基督教被禁止,教会被关闭。那个时候我软弱了,不敢再宣称自己是基督徒,尽管内心并没有忘记神。在一个不允许信神的国度里生活,我陷入了迷茫之中,只能在心里祈求神的怜悯:加给我力量,引导我走当走的路。

    一九五零年春,我被分配到中苏边境满洲里市工作。我本是主修外科的医生,在这里却担负起内、外、妇、儿、X光几科,甚至化验都要自己去作的全科医生。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医学院毕业的正式医生。满洲里冬季气温在零下四十度以下,是中国当时惟一的国际进出口岸,所有物资都要落地检验并且换装到对方的火车里,而上千名转运工人完全是徒手作业,所以伤病常有发生。我凭着一个基督徒应有的爱心,常是夜以继日地工作。是主给了我力量和随时的帮助,使我能顺利完成繁重的工作。由于主的保守,使我得以平安度过那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主真是我的避难所,是可靠的山寨。我在事业上也蒸蒸日上,作了医院院长和市政协委员。但是就在一帆风顺的时候,我的心却渐渐远离了主。

    想不到一九六六年的五月,突然一场大灾难从天而降,全国上下爆发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被定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拉下领导岗位,被批斗,并且隔离,不许回家。我被强迫在病房当清洁工,后来又做洗衣工,锅炉工……第二年更凭空增添了新的罪名,被诬陷是特务,向外国人泄露国家机密等等。两年多的隔离和反省,不断的批斗,使我身心疲惫;但是我想到神的公义和恩典的时候,心中又有了盼望。当他们强迫我向毛主席像低头认罪的时候,我就在心中默默地祷告,求主施怜悯,救救我这可怜的孩子,也求神改变那些人的愚昧。

    我虽然是住在医院的大院子里,偶尔也能看到妻女的身影,却不能接近,更不能交谈,和同事和病人也不能交谈。记得曾有一位从渔场远道而来的患者,因为要找我看病而被批斗了一顿,结果不久便过世了。

    我妻子因患胆囊炎入院,造反派说要把她放在手术台上宰了。幸有好心的人告知,我妻子才没有去做外科手术。还有一次,因为注射青霉素过敏反应休克,她差点死去,而我却不能为她做什么,不能在身旁照顾她。这种心灵上的痛苦与折磨,和心理的压抑与愤懑,真是无法形容。我更不知何时才有出头之日。两个女儿大的十二岁,小的才七岁。为了免受牵连,在朋友帮助下,两个孩子自己回到北京外婆家。而我在内地的父亲和哥哥们,当时也都是被斗争的对象。回想起来,在危难来临时,总会有好心人来帮助,这一切都是靠主的恩典,是靠主保守我一家人度过了一次次的难关。主真是我可靠的避难所。

    隔离第三年,更有意想不到的灾难临到了。有人出假证明诬陷我是分裂祖国的“内人党”分子。所谓“内人党”,是完全虚构的事件,屈死了许多人。他们先是安排了一些人日夜不停地轮流敦促我认罪。由于长时间站立,我的脚肿得不能穿鞋。他们继而又劝诱,说只要我承认,并且交待了同党,就立刻释放我。我心里明白这完全是一个骗局。我自己是一个被害者,怎能再去诬陷别人?有一天半夜里,我的妻子、女儿被找来了,叫她们敦促我承认自己是内人党分子。那一刻,我心中真是万般的无奈,欲哭无泪。由于我始终不肯承认是内人党,他们就对我施行酷刑。先是用皮带抽打,又用针刺,最后是残酷的拶刑(注:拶,音攒;拶刑是用拶子夹手指的酷刑)。我明明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却无处申诉,真是生不如死。 

    我于是产生了死的念头。然而在一个夜不能寐的深夜,我耳边却响起一个微小的声音:“你不能死,基督徒是不可以自杀的,而且你也没有参加内人党啊。你要坚强,要忍耐。”我意识到这是圣灵的感召,是主的声音。主又一次给了我得救的盼望,增加了我的信心和力量。因为有主的保护,我虽然经受着各种酷刑,却并没有感到不能忍受的疼痛;我完全沉默不语,以致行刑的人都奇怪地问:“你为什么不喊叫?”是主保护了我,减轻了我的痛苦,我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就在几天之后,与我同样受刑的一名无辜者自杀了。我却蒙主拯救活了下来。不久,那一场深挖内人党的运动停止了,文化大革命也宣布结束了,继之则是平反昭雪。

    文革过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对批斗我的那些人有怨恨、心里有苦毒。后来我从圣经的教导中,才明白自己应该饶恕他们。是神的话把我从苦毒中释放出来了。多年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灾难临到我。近日重读了马太福音24章,读到主耶稣在谈到这世代末了的预兆时,提到各样的灾难会临到,主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马太福音24:13)看当今的世界,真是战乱不息,天灾不断,社会上各种罪恶的诱惑更是层出不穷而又随处可见。我们每一位信主的人都要时刻持守,不为所动,警醒等候主再来。

    如今,我们全家都来到了加拿大。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属灵的家——华人福音堂。我的全家都能生活在属主的大家庭里,享受主所赐的平安与喜乐。我虽然年已八旬,如今又恢复了青春,我参加了各种事奉。在敬拜小组,我放声歌唱,赞美主,以表达我对主的感恩之情。只有经过苦难的人,才更知今日之幸福而格外地感恩。

    主啊,你是我的牧者,你爱护我这曾经迷失的羊,并带领我们一家走出那死荫的幽谷,主啊,我感谢你!哈利路亚!

    回顾我这一生八十多年,每逢危难,主都拯救。我们的主真是又真又活的神。主是我的力量泉源,是我惟一的依靠,更是我的避难所。我这一生都活在主的恩典之中,并且我的全家都得蒙福。我在此做见证,并且盼望我主耶稣基督早日再来,结束这悖谬的世代。

二零零六年六月写于“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