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救之路

 

²        王瑶

 

有太多事让我无法明白

    

文革期间长大的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成为基督徒。教会对我来说,只是一座美丽、庄严的建筑物,而十字架也是西文人士对宗教信仰的标志吧了。但是,神却没有丢弃这样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相信凡事凭着个人努力、奋斗就能获得一切的罪人。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无神论,课本上是这样说的:「世界上的一切物质都是自然形成的,人是从猿猴进化来的的等等」。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或产生或消失,那是再平常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有太多的事让我无法明白,无法在任何一本书里找到答案。例如是先有鸡还还先有蛋的问题,如果说是先有鸡,後有蛋,那么第一只鸡是从哪里来的?如果说是先有蛋,後有鸡,那么第一只蛋又是从哪里来的?又如田地里长出的麦子,它的第一粒种子是从哪里来的?再如人都是父母生的,那么世界上第一对男女双是从哪里来的?…… 人是从哪里来,最终双要到哪里去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我找不到答案,也没有人或一本书能给我一个回答。

 

一本书名叫「圣经的故事」

    过了几年,有一天,我在姑姑家的书桌上,看到了一本名叫「圣经的故事」的一本书,出于好奇,我就翻开,看了几页,书中讲到世上不但有神,而且又讲到神的七天创造,也告诉了我世界第一对男女是从哪里来的。但当时我并没有相信,只是把这本书看作是比神话故事还要神奇的神话故事书,觉得是不合逻辑,超自然又不可信。我就立刻把书翻到最一卷「启示录」。那都是些不复杂的中国字,可是看完之后,竟然不懂得书中说的什么内容。从此就再没有看这类书。

 

丈夫在韩国成为基督徒

  一九九八年春节期间,先生李吉民从国外回国探亲。他在韩国工作期间,在那里接受了福音,信了主。他就把福音传给我。但无知的我认为,他一个人在国外生活很寂寞,又单调又枯燥,去教会总是可以找个人说说话,谈谈心,总之不是什么不好的地方,外国人信教是他们的文化传统,是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就象我从小所授的教育是无神论一样,又一次关闭了心门,拒绝接受真理。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带着孩子去探亲,我先生所在的韩宾(译音)教会为我们提供了一套免费的两室一厅的公寓,那套公寓是韩宾教会宿舍中最大的一套房,也是当时在KAIST研究院工作学习的中国家庭住的最大条件最好的一套。我非常感谢他们为我一家所做的一切。在那里,每个星期天都去教会,教会还为外国人增设英语、俄语和中文等语种的同声翻译,使来自不同国家家不同语种的人都能听到福音,都能来敬拜神。我两次去那里探亲,让我对神有了一点点最初浅的认识。在我们全家离开那里时,韩宾教会的牧师送给我们三本中文圣经和盘名为“耶稣传”的录影带,并向我传福音,那时我虽然还没有信主,但是那些基督徒的爱心,使我非常感动。

 

见基督徒送葬不惧死亡

还有一件事使我惊讶。我看到一次基督徒送葬的情景。意外的是,死者的亲属虽然难过悲伤,但没有嚎啕大哭。难到他们不悲伤不难过吗?先生告诉我,因为信主的人,相信死后是上天堂去,是回天家,那是一个好得与人世无法相比的地方,所以他们并不惧怕死亡,对死亡没有恐惧感。世上的离别,是暂时的,他们会在天家团聚。那时,我也有时间思考,西方的科技进步是源于什么?为什么会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诺贝奖的得主都信主?圣经与自然科学相违背吗?圣经是教导人做什么?认识神是智慧的开端还是愚昧行为? 耶稣为什么到这个世界上来?

 

认耶稣为救主全家得救

    这些问题终于在我全家移民加拿大,来到渥太华华人联合教会后,得到了答案。在二零零零年我参加了当年的夏季洗礼班,感谢神,能让我通过在这个班里的学习,认识真理。因主耶稣为了世人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用祂的宝血洗清了各人的罪,我们的生命是用那无罪人的血和生命赎出来的,神的爱在此大大地彰显出来。我是谁?像我这样如此卑微的人祂不弃丢。

神的灵感动了我,我听从上的父神的召换,归入基督的羊群,我愿意接受耶稣做我的救主,做我生命的主,让祂掌管我的一生。当这个洗礼班结束后,我的一家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受洗 ,重生得救。愿一切荣耀都归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