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之后……

²         鸿迹

 

买下这所Townhouse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最初是看朋友张罗买房,一时兴起,跟着跑去看热闹,没想到看着看着,自己就从旁观者,看成了参与者,然後就看中了这所房子,然後倾囊而出,当上了这房的Owner

 

尽管买房的过程是如此偶然的即兴之举,但并不影响买房后的兴奋感。对我们这种年纪的新移民来说,买房也算件「终身大事」了。有了房子,就结束了多年飘泊不定的居无定所的日子。「安居乐业」是中国人的心结,那首先的一条,就是「安居」啊。况且,对我来说,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此前在国内时所住的都是单位分配的宿舍,虽然有居住权,房子却不是自己的。临出国前刚刚办了购买手续,还没有拿到产权证就远赴加拿大了。这回,才算是真正圆了我的安家梦。

有了家,接下来就是家俱。当初从大街上捡来的那堆破烂家俱,潇洒地一扔了之,然后对着「家徒四壁」的空屋和摊了一地的东西,开始做布置家居的新梦。

星期六在多伦多转了个遍,到处看着买家俱。朋友介绍说士嘉堡有条家俱街,我们就寻迹而去。一看,家俱店多数是印巴人所开设,其中印巴式家俱和意大利式家俱各占半部天下。那种古典风格的欧式或印巴式家俱,是与他们的文化是结合在一起的,与我们差距太大。弄一屋子这种家俱,真会觉得「生活在别处」,找不着自己家的感觉。与此同时,我也不禁深深感慨,与当代中国社会抛弃传统文化的做法相反,他们却在社会及环境的改变中,顽强地进行着保持自己固有文化的努力。印巴女性依然穿她们的纱丽,欧裔白人在不需要壁炉取暖的今天,仍旧不惜高价在客厅里设置壁炉。当然,浮想联翩之馀,我并不可能为「弘扬民族文化」而在多伦多弄到中式家俱,就算找到了,也不是我有财力购置的。那么,我就只能到处去选那种造型简洁明快、价格便宜的现代风格家俱。

 其实,拍拍钱包也知道,买了房,就差不多到了「破产」的边缘,买家俱不免眼高手低,志大财虚。朋友都说,有了家,家俱慢慢置,先把必需的家俱买了就是。话虽如此,但「必需」的家俱:床、电脑桌、餐桌、沙发,就已经是我所要买的全部家俱了,还不照样是「一个不能少」?

搬入新居的最初的日子,真是「百废待兴」。壁橱需要添架子,卫生间需要添吊柜,这里应该装个灯,那里必需架个台……,我一边收拾,一边满脑子都是自己安乐窝的计画。我突然觉得,人,是多么容易陷入小日子的安乐及琐屑之中啊!

这想法一下子让我警醒起来,我从红尘美梦中睁起一只警惕的眼睛,盯着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

是的,家是需要的,安定的家庭生活是好的,但人的问题是,常常在生活中迷失掉自己,忘却了更根本的和更重要的。就以我为例,此时,我对家的迷恋,不依然如猪八戒一样深沉吗?鲁迅笔下的过客,不也曾为女孩的一块包脚布而停步片刻吗?当我们在患难的时候,当我们在艰辛与困厄之中时,我们抬头仰望,我们需要求靠,我们真心地归向主。而当我们稳定之後,我们是不是仍然像处于逆境时那样信靠主呢?信仰,并非决志受洗之后,就可以一劳永逸地屹立于心中了,尤其在当今社会充满诱惑的八面来风中。每个星期天崇拜时,我们都高唱着赞美主的歌,我是不是渐渐成了习惯,而只是有口无心地在唱?我们曾唱「大地会改变,高山会摇动……但我们却不害怕」,难道我真的比三次不认主的彼得更有信心?《靠近主》中唱道「我不求世界的享乐,也不求世界虚名,我愿受任何的劳苦,只愿望与主同行」,我真的如此吗?自己的信心能经得起敲打吗?

放下家务,捧起圣经,一段经文令人如醍醐灌顶:「你们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稣,就当遵他而行,在他里面生要建造,信心坚固……」。我从一堆箱子中,找出了一位牧师送给我的写有「愿基督做我家之主」的镜框,端正地摆上,让这句铭言时刻令我警醒。此时,我仿佛听到了主复活后对门徒说的最后一句话:「你跟从我吧!」